• <menu id="k0i00"><u id="k0i00"></u></menu>
  • <menu id="k0i00"></menu>
  • <nav id="k0i00"></nav>
  • <menu id="k0i00"></menu>
  • <input id="k0i00"><acronym id="k0i00"></acronym></input>
  • <menu id="k0i00"></menu>
    <input id="k0i00"></input>
     

    小王妃的成長日常

    第154章 尋個出氣筒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一故事一個坑 書名:小王妃的成長日常

        那宮人忙跪在地上請罪,可平陽還毫無所覺,當真以為麗貴妃是因著核桃仁硌牙才發火的。

        在她看來,麗貴妃真的是無論什么小事兒都是能發火的。

        她瞧著那宮人可憐,就從桌上放著核桃仁的碟子里拿了個核桃仁來吃,疑惑道:“貴妃娘娘,這核桃仁兒不硌牙呀?!?br />
        麗貴妃不說話了。

        駱卿委實覺著好笑,可以免平陽真將麗貴妃惹惱了,不好收場,她忙在桌底下拉了拉平陽的衣裙。

        她見平陽有些疑惑地瞧著自己,同她輕輕搖了搖頭,她后知后覺,默默將又要拿起來塞進嘴里的核桃仁放下了,還背著麗貴妃同自己俏皮地吐了吐小舌頭。

        平陽這樣委實可愛得緊,要是麗貴妃不在這兒啊她就想僭越一回,伸手捏捏平陽圓圓的臉蛋了,一定很好捏。

        以前都是哥哥捏她的臉蛋兒,她都不好意思捏回去,想著實在捏不成平陽的,那就攢著,下回逮住哥哥大膽地捏上一捏。

        就在這時候,一批秀女從她們不遠處經過了,有些是滿臉笑容,有些是愁眉苦臉的,有些干脆直接哭了起來。

        可饒是如此,見得亭子中坐著的人,她們還是按照規矩行了個禮。

        麗貴妃不自覺又拿起一個核桃仁吃了起來,吃到嘴里才覺著膈應,也無心再瞧亭子外被選上的秀女了,擺手讓她們走了。

        可平陽卻是很興奮,拉著駱卿就道:“我瞧著有兩個姐姐很是好看,不過怎地還有幾個在哭???”

        “大抵……”駱卿略一遲疑,想著陷害自己的朱嫣然,總算是將接下來的話說完了,“是傷心自己沒被選上吧?!?br />
        “也是?!逼疥桙c了點頭,是好一番欲言又止,最后到底是沒在說旁的話。

        駱卿也沒問,這里人多嘴雜,旁邊還是麗貴妃,就怕平陽再語出驚人,只得私下里再尋機會問了。

        駱卿不知選秀已經進行到何時了,禁不住低聲問起了一邊兒的宮人。

        “這是最先參加了大.選的秀女們嗎?”

        宮人垂首恭敬回道:“回姑娘,這已經是從御花園過去的第二輪小主了?!?br />
        駱卿點了點頭,謝過了那名宮人。

        偏麗貴妃就是見不得駱卿,又在宮中囂張了兩年,更是不會隱忍了,當下就對那宮人斥道:“多嘴!既然這般多話,不若掌掌嘴!”

        那宮女聽了這話,當下就跪下認錯,求著麗貴妃饒了她。

        此事本就是因著駱卿而起,她哪里能見得人眼睜睜被自己連累?她立時也起身朝麗貴妃跪了下來。

        “貴妃娘娘,原是如卿僭越,同這小宮女無關,若是貴妃娘娘要責罰還是責罰如卿吧?!?br />
        “你以為我就不敢責罰你了?”麗貴妃冷笑一聲,“來人啊,給我兩個一起打!不然真真白白浪費了好一出大戲!”

        “慢著!”這人是自己拉來的,平陽哪里能見著駱卿遭罪?“貴妃娘娘,你這樣,皇兄會生氣的,小皇叔也會不高興的,太皇太后肯定也是要過問的?!?br />
        平陽這句話是步步踏中了麗貴妃的痛點啊,可無疑這句話是最有效的。

        駱卿不能說這話,但平陽在旁邊,她替她說了這話是再好不過。

        這不,麗貴妃再氣只得作罷了。

        可駱卿還是心有惴惴,不知這麗貴妃待會兒又打算將這氣兒出在誰身上了。

        就在這時候,又有一批秀女由遠及近了。

        駱卿定眼一瞧,舒以歌和曾香云都在里頭,一人胸前戴著大紅胸花,一人胸前戴著粉嫩胸花,盡皆嬌艷欲滴。

        剛進宮的秀女位分都不會太高,一般得了大紅胸花的秀女便會是眾秀女中的佼佼者,會得了美人的位分,這也是剛進宮的一眾秀女中最高的位分了,向來都不會多過兩人去。

        她心頭一緊,就見舒以歌微微垂著頭,眼中愁云慘淡,嘴角更是耷拉著,顯是萬般不愿的。

        一邊兒的曾香云跟尋常她見到她時一樣,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一舉一動皆是優雅,同舒以歌挨得有些近,似是低聲在安慰著她。

        駱卿也很想上前去安慰安慰以歌,可是……她瞧了眼一邊兒的麗貴妃,她若此時真的迎上去了只怕會給以歌招來麻煩,只能按捺住了。

        一干秀女行得亭外,照常給亭內的麗貴妃和平陽行了一禮。

        偏生這時候麗貴妃很是不如意,就想找個倒霉貨出個氣兒,這廂秀女就送上了門來。

        “被選上的秀女給本宮抬起頭來瞧瞧?!?br />
        站在前面幾位被選上的秀女緩緩抬起頭來,她一一打量過,最后眼神定格在了舒以歌的身上。

        駱卿心道,不好,以歌怕是被麗貴妃盯上了,被她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就見麗貴妃輕抬涂滿丹蔻的手,伸出纖細嫩白的食指指向了舒以歌。

        “你,過來?!?br />
        舒以歌不明所以,但還是強打起精神,往前走了一步,同她行了個禮。

        “以歌參見貴妃娘娘?!?br />
        “叫什么名字?”麗貴妃涂滿大紅丹蔻的手指輕撫過紅唇,像是匹伺機而動隨時能撲將上去咬斷舒以歌脖子的狼。

        舒以歌心頭有些發憷,下意識瞧了坐在一邊兒的駱卿一眼,想尋個支柱,就見駱卿迎上她的視線后沖她眨了眨眼,她立時會意,這麗貴妃今兒的氣兒怕是不大順了,這是想尋人出氣。

        她立時跪在地上同麗貴妃行了個大禮,道:“回稟貴妃娘娘,妾……妾身姓舒名以歌?!?br />
        教引嬤嬤教過她們的,進了宮,成了皇上的妃子,自己便不是自己了,連對比自己品階高的娘娘也只能自稱妾身了。

        “規矩倒是學得不錯,小模樣生得也好看,名兒也不錯,只是這名兒……曲兒唱得好?”麗貴妃擺弄著手中的茶盞,漫不經心地問道,好似真的只是閑談。

        “回稟貴妃娘娘,以歌不會唱曲兒?!笔嬉愿栉瘜嵅淮罅晳T自稱妾身。

        她從來沒想過進宮,這是她不愿面對的,也只能盡力讓自己少些不痛快了。

        駱卿最是懂她,這會子也明白了她心中所想,卻也只敢在心頭為她發一聲嘆。

        “那你會什么?舒家?舒家兩位夫子可是這遍京城最讓人敬重的了?!丙愘F妃一抬下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茶盞,“想必你也得了真傳,這斟茶會吧?給本宮斟一杯吧?!?br />
        駱卿心頭一緊,難不成這麗貴妃又打算拿以歌斟不好茶做文章?手段雖算不上高明,倒也像是她的做派。

        麗貴妃其實也有耳聞,說是皇上為了拉攏大啟一干士子,特意下旨讓未在朝為官卻桃李滿天下的舒夫子的女兒進宮選秀了。

        這舒以歌長得不怎么樣也就罷了,皇上最多不過是做做樣子,去臨幸她幾回,再趁勢給她個還算不錯的位分也就了了,偏生這人生得清麗動人。

        要說麗貴妃是朵艷麗張揚的牡丹,那舒以歌就是朵不爭不搶的荷,靜靜綻放在水中央。

        “以歌不才,徒有父母女兒之名,卻是沒得他們半點才華,若有不對的地兒,還煩請貴妃娘娘多多指教?!?br />
        話罷,舒以歌緩緩起身,就要上前接過茶杯替麗貴妃斟茶。

        麗貴妃看著她的動作,輕笑道:“你這可是皇上賜的大紅胸花,可是一眾秀女中的頭一份兒,一來就是美人,沒有半點才華怕也不至于此,是吧,是封的美人吧?”

        “回稟貴妃娘娘,以歌確是被封的美人?!笔嬉愿鑼P耐愘F妃倒著茶,是小心又小心,生怕行差踏錯了一步。

        麗貴妃今兒坐在這兒等的就是戴著大紅胸花的秀女,她倒要看看以后要踩死的螞蟻是個什么模樣!

        她不免地又想起了端親王妃的妹妹,她也是有所耳聞的,此人靠著身世在儲秀宮分外跋扈,結果就出了事兒,太后還親自去求了皇上,皇上拿著怡親王當擋箭牌,自是沒應太后的。

        后來太后和端親王又去求了太皇太后,免不得被太皇太后一頓奚落。

        想來也是,這張嬤嬤可是太皇太后的人,要沒有太皇太后的授意她能冷眼旁觀此事?大抵為的就是讓顧明柔那個蠢材闖出大禍事來,到時候一擊即中,將她給打發了。

        她也是想不通了,太后和自家母親為何會授意這樣的人進宮來幫自個兒?

        自個兒是活得肆意跋扈,可好歹也有個度,又有皇上的寵愛,還有實打實的家世,那顧明柔算個什么東西?

        可是顧明柔到底是自家這邊的人,太皇太后和皇上想要拿顧明柔來敲打定國公府、敲打太后和她,他們也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說來,當時還有……

        她笑吟吟地看了眼一邊兒安靜坐著的駱卿,話頭一轉,道:“如卿啊,這舒美人該同你相識的吧?聽說你之前在儲秀宮的時候還為她出過頭?還真是姐妹情深呢?!?br />
        駱卿心頭一顫,她怎地忘了這茬兒?當時的事兒不算隱秘,這顧明柔又是太后那邊的人,麗貴妃合該也是知曉的。

        她飛快地瞟了眼已經斟好茶退到她這邊兒來站著的以歌,知曉自己為今之計只有服軟了,總也不能硬抗,麗貴妃不敢動她,以歌往后卻是要在宮里過活的。

        “回貴妃娘娘,您記得不差,如卿確是同舒美人相識?!彼⒌椭^,很是恭順的模樣,“說來慚愧,也是當初如卿年輕氣盛,不懂事兒,竟是鬧得您也知曉了?!?br />
        麗貴妃冷笑一聲,卻是沒應駱卿這話,只端起茶盞打算抿口茶。

        不過那茶杯沿剛碰到她嘴皮子,也不知她吃沒吃下,就見她面色陡然一變,直接將茶盞給站在駱卿旁邊的以歌扔了過去。

        “混賬東西!這般燙,是想謀害本宮??!”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闊太太的心事花錦南女尊回歸征程婚婚欲睡:言少寵妻要趁早從垂簾聽政到大明女帝人間極致是清茶親愛的你是我的四月天有個戀愛想跟夫人談一下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南有嬌夫神醫魔妃太上頭權臣夫人有喜了紫臺行

    如果您喜歡,請把《小王妃的成長日常第154章 尋個出氣筒》,方便以后閱讀小王妃的成長日常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小王妃的成長日常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幸运28网站